兒童虐待議題專區

 

★政策執行狀況

相關法規  

相關機構  

參考網站 

參考文獻 

政策執行狀況

   

我國兒童保護政策及法規

壹、    前言

在所有的福利法規中,兒童福利的立法最早,然而真正關注兒童保護議題並將之列入法規中,則是近十餘年的事。民國62年,台灣地區立法通過「兒童福利法」,同年7月,內政部發布「兒童福利法施行細則」,我國兒童福利開始邁向另一新的紀元。各個行政主管機關也因為兒童福利法而訂定相關法令,使兒童福利之運作更具適法性。惟當時有關受虐及受疏忽兒童之議題仍未受到重視,故對兒童保護之具體制度化作法著墨有限。

民國77年,「中華兒童福利基金會」(現更名為「台灣兒童暨家庭扶助基金會」)開始關注兒童受虐議題,該基金會與東海大學合辦「兒童保護研討會」,緊接著出版特輯「搶救20萬被虐兒童」,並辦理「台灣地區兒童虐待研討會」,派員赴美受訓、延聘美國專家來台培訓等,開始台灣地區對於受虐與受疏忽兒童的保護工作。民國82年「兒童福利法」修正通過,有關保護受虐及受疏忽兒童的條文,如通報、安置保護、監護權轉移及主管機關權責等多所規範,開啟台灣地區制度化回應兒童保護工作的開端。 

民國84年,「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立法通過,其目的在消弭以兒童或少年為性交易對象事件的發生。87年,「家庭暴力防治法」亦擴及受虐待兒童之保護。881120日兒童局正式成立,成為台灣地區第一個中央兒童福利專責機關,使我國兒童福利的行政制度更加周全,兒童福利的拓展更邁向新的世紀。兒童局下設保護重建組,專責受虐及受疏忽兒童之保護工作。90年,家庭暴力防治委員會及兒童局整合相關服務專線成立「113婦幼保護專線」,提供通報、緊急庇護與相關服務。

另為整合對於兒童及少年的保護工作,落實對於兒童及少年的福祉照顧,9252日立法院通過將原有「兒童福利法」及「少年福利法」合併修正為「兒童及少年福利法」,並於92528日公佈施行。自此,「兒童及少年福利法」即成為我國推動兒童福利相關業務之主要法規。民國93年,行政院修正原於83年訂頒之「社會福利政策綱領」,提出「支持多元家庭」及保護兒童成長與發展之政策目標,有關兒童保護政策及法規更完備,更切合福利發展趨勢與社會需求。

貳、社會政策與兒童保護政策之意涵

政策(policy)是「執行行動的指引,是一個人、團體、或政府在固定的環境中,所擬定的一個行動計畫」(林水波、張世賢,1991)。社會政策(social policy)屬於公共政策之範疇,為政府選擇從事或不從事(choose to do or not to do)與民眾生活福祉相關之任何行為皆稱之(DiNitto, 2000)。

社會政策常與社會福利政策(social welfare policy)相提並論,可以是政府部門所有政策之一環,屬於公共政策(public policy)之一,此時社會政策即是「政府為了直接影響人民福利所制訂的政策」(李欽湧,1994)。社會政策亦可為非政府部門所制定,此時社會政策並非一種公共政策,而是一種「私有政策」(private policy)(DiNitto, 2000)。

雖然社會政策從廣義的角度觀之,可包括各個公私立團體所制定之規章與行動方針,然而大部分探討政策面向之學者較傾向於政府部門所制定之行動或活動指引、方針或藍圖(Martin, 1990;江亮演、林勝義、林振裕,2004)

兒童福利政策為社會福利政策中之一環,是一套謀求兒童福祉的方針或行動準則,旨在促進所有兒童的身心社會福祉。狹義而言,兒童福利政策係針對兒童的問題及特殊需求來提供服務,如孤兒棄嬰、經濟弱勢家庭兒童、受虐及受疏忽兒童等,使有利於兒童的成長與發展;廣義而言,兒童福利政策係指涉一切能影響兒童福利的活動和政策立法,從衛生、教育、國防活動、義務教育政策到童工立法無所不包(余漢儀,1990;彭淑華,1995)。此處所指涉之兒童保護政策主要在狹義的兒童福利政策範疇,且侷限於對於兒童受虐或受疏忽之保護政策。

事實上,每一個福利政策自規劃至完成法制化過程常受到優勢團體信念、價值、意識型態、風俗習慣、及文化傳統、政治菁英份子的重要影響(Gil,1981)。同樣的,兒童福利政策的界定亦受到兒童所處的家庭及社會(政府),尤其是優勢團體的影響。

兒童福利政策如以政策制定過程來看,如同一般政策,其涵蓋的階段如下(Dye2002):

1.問題界定(problem identification)。

2.議程設定(agenda setting

3.政策合法化(policy legitimization)。

4.政策執行(policy implementation)。

5.政策評估(policy evaluation)。

雖然兒童福利政策可自政策制定背後之價值理念、議題決定與行動策略至完成法制化過程,或所謂的政策合法化,迄至於兒童福利政策之落實與評估等面向,但為單純化討論內涵,本文將首針對台灣地區兒童保護政策之策略方向加以論述,其次特別針對有關兒童福利政策合法化部分,亦即經由立法體系通過之具體兒童保護政策,特別是兒童及少年福利法進一步針對有關兒童保護法規部分加以論述。

 

參、台灣地區兒童保護政策

台灣地區兒童保護政策基本上採廣義定義,尤其是憲法部分,較未特別觸及受虐及受疏忽主題,而以兒童之基本權益,如生存權、醫療權、免於被剝削權等為主。本節首先針對中華民國憲法中有關兒童福利的主張臚列其要項;其次,則針對民國93年通過之「社會福利政策綱領」中與兒童保護議題有關之政策內涵與具體方案加以說明之。

一、中華民國憲法

憲法為國家根本大法,為我國政策制定、法規研擬與立法、法案執行等提供具體之準則與藍圖。中華民國憲法係於民國3611日由總統公布,並自同年1225日正式實施,共計十四章175條條文。其中第十三章「基本國策」中有關「社會安全」共有六個條文,其中與兒童福利有密切相關者包括下列各項(林勝義,2002,彭淑華,2004):

(一)保護兒童及婦女勞動政策

憲法第153條後半段規定,「婦女兒童從事勞動者,應按其年齡及身體狀態,予以特別之保護。」就兒童而言,為避免兒童遭受不適當之對待,且易成為職場中被剝削的對象,憲法特別申明對於兒童從事勞動者應按其年齡與身體狀態加以特別之保護。

(二)保障兒童之經濟生活

憲法第155條規定,「國家為謀社會福利,應實施社會保險制度。人民之老弱殘廢,無力生活,及受非常災害者,國家應予以適當之扶助與救助。」此處所提及之社會保險與社會救助為目前福利國家社會安全制度之二大基石,社會保險保障的範圍可擴及配偶及其子女,避免因為家中主要生計維持者之生老病死而影響兒童之經濟生活福祉。而對於兒童及其家庭無力生活,及受非常災害者之扶助與救助更是保障與維繫基本經濟生活必須之措施。

(三)實施婦女及兒童福利政策 

憲法第156條規定,「國家為奠定民族生存發展之基礎,應保護母性,並實施婦女兒童政策。」基本上,兒童為國家未來發展之主人翁,兒童的身心狀況與未來發展皆應予以保護,故在憲法中明文規定,應保護母性,確保兒童之生育與教養得以獲得妥適之照顧,進而奠定民族生存發展之基礎。 

(四)提供兒童保健服務

憲法第157條規定,「國家為增進民族健康,應普遍推行衛生保健及公醫制度。」兒童為國民之一份子,其身心健康攸關未來生存發展與競爭力,目前我國推動之相關兒童福利政策,如「早期療育服務」、「三三三安家福利政策」中有關3歲以下兒童醫療政策等,均以維護兒童身心健康,預防重於治療的觀點加強對兒童之保健服務。

二、社會福利政策綱領

社會福利政策是我國的基本國策之一。民國83年,行政院為推展社會福利之依據而核頒「社會福利政策綱領」,其目標主要為依據憲法促進經濟與社會均衡發展之原則,衡酌國家總體資源及政府財力狀況,以就業安全達成自助、社會保險邁向互助、福利服務提昇生活品質、國民住宅安定生活、醫療保健增進全民健康,逐步建立社會安全制度。

在距離83年制定之政策綱領已十年之下,加以面對二十一世紀新的挑戰,行政院於932月修正原於83年訂頒之「社會福利政策綱領」,並在配合相關社會、經濟、政治情勢改變,以及福利發展趨勢,特別強調下列具體原則,包括:人民福祉優先、包容弱勢國民、支持多元家庭、建構健全制度、投資積極福利、中央地方分工、公私夥伴關係、落實在地服務、整合服務資源等。 

事實上,「社會福利政策綱領」中所規範之相關福利政策皆會影響到兒童之權益,如全民健康保險之實施、社區發展之推動等,然而因探討層面相當廣泛,故此處將只針對其中特別提及兒童保護的部分加以探討,此部份主要在「福利服務」此項實施要領,其中包括直接兒童保護的處遇工作,另外亦包括與兒童保護政策相關的經濟弱勢家庭協助。主要政策方向如下:

一、政府應積極協助兒童保護工作

「社會福利政策綱領」中之「福利服務」第六點規定: 

政府與社會應協力營造有利於兒童與少年身心健全發展之家庭、學校、社區、及社會環境。當原生家庭不利於兒童與少年的身心健全發展時,政府應保護之,並協助其安置於其他適當之住所,以利其健康成長;不論兒童及少年在自家或家外被養育,其照顧者若有經濟、社會與心理支持之需求時,政府應給予協助。

就此要項而言,兒童福利的範疇不僅包括對於特殊需求兒童及其家庭之保護與協助,並包括一般兒童成長發展性之服務,兼具補助式與預防發展式功能。

此項福利措施事實上與台灣近十年來推動之兒童保護工作有關,政府應確保兒童之健全身心發展,除了營造一個有利之社會環境外,並提供照顧者必要之支持性服務,如兒童托育、心理諮詢與家庭輔導、家務員到宅服務、親職教育等。若兒童仍不適宜成長於原生家庭時,則適當的安置如寄養、機構安置,或是親權的轉移,如收養等則是最後的替代方案。 

二、政府應提供專案協助經濟弱勢之家庭 

「社會福利政策綱領」中之「福利服務」第四點規定:

國家針對經濟弱勢之兒童、少年、身心障礙者、老人、婦女、原住民、外籍或大陸配偶等民眾的社會服務應有專案協助,以提升生活品質。

就此要項而言,對於經濟弱勢家庭政府應提供專案協助,特別是近期失業或經濟困境家庭導致子女就學困難、攜子自殺、或罹患身心疾病傷害子女之現象層出不窮,兒童為未成年人,其權益更須政府保障,為避免因經濟弱勢而致影響兒童之權益,如前述,目前我國已制定「社會救助法」、「特殊境遇婦女家庭扶助條例」及「弱勢家庭兒童及少年緊急生活扶助計畫」等,加強對於經濟弱勢家庭兒童之積極協助。未來仍應衡酌經濟弱勢家庭之實質需求,放寬給付資格、給付項目及給付金額,以嘉惠經濟弱勢家庭,確保家庭中兒童之基本生活福祉。

 

肆、兒童保護政策之落實--「兒童及少年福利法」

兒童福利法規對推動兒童福利工作有其重要的功能,包括:(一)落實政策理念;(二)建立規範制度;及(三)保障兒童權益(彭淑華,2004)。「兒童福利法」是台灣地區最早完成福利服務立法的法案,亦是落實兒童保護政策理念的主要法規。

民國6228日,「兒童福利法」公佈施行,其後歷經民國82年的全文修正,以及民國88年、89年、91年等多次修正,至民國9252日立法院通過將原有「兒童福利法」及「少年福利法」合併修正為「兒童及少年福利法」,並於民國92528日公佈施行。目前「兒童及少年福利法」即成為我國推動兒童福利相關業務之主要法規。

於「兒童及少年福利法」中,有關兒童保護部分主要集中在第四章保護措施專章,故以下即針對該章內容摘要整理如下(陳武雄,2003;彭淑華,2004):

一、兒童行為之禁止

(一)兒童不得為下列行為(第26條第1項):

1.      吸菸、飲酒、嚼檳榔。

2.      施用毒品、非法施用管制藥品或其他有害身心健康之物質。

3.      觀看、閱覽、收聽或使用足以妨害其身心健康之出版品、圖畫等物品。

4.      在道路上競駛、競技或以蛇行等危險方式駕車或參與其行為。

(二)兒童不得出入危害其身心健康之場所,如酒家、特種咖啡茶室、限制級電子遊戲場及其他涉及賭博、色情、暴力等場所。(第28條第1項)

二、對兒童特定行為之禁止

(一)父母、監護人或其他實際照顧兒童之人:

1.      應禁止兒童為第26條第1項各款行為(第26條第2項)。

2.      應禁止兒童出入危害其身心健康之場所(第28條第2項)。

3.      應禁止兒童充當28條第1項場所之侍應或從事危險、不正當或其他足以危害或影響其身心發展之工作(第29條第1項)。

4.      不得使兒童獨處於易發生危險或傷害之環境;對於六歲以下兒童或需要特別看護之兒童及少年,不得使其獨處或由不適當之人代為照顧。(第32條)

(二)場所之負責人及從業人員:

應拒絕兒童進入足以危害其身心健康之場所,如酒家、特種咖啡茶室等。(第28條第3項)

(三)任何人:

1.      均不得供應第26條第1項之物質、物品予兒童。(第26條第3項)

2.      不得利用、僱用或誘迫兒童從事危險、不正當或其他足以危害或影響其身心發展之工作。(第29條第2項)

3.      對於兒童不得有下列行為:(第30條)

(1)    遺棄。

(2)    身心虐待。

(3)    利用兒童從事有害健康等危害性活動或欺騙之行為。

(4)    利用身心障礙或特殊形體兒童供人參觀。

(5)    利用兒童行乞。

(6)    剝奪或妨礙兒童接受國民教育之機會。

(7)    強迫兒童婚嫁。

(8)    拐騙、綁架、買賣、質押兒童,或以兒童為擔保之行為。

(9)    強迫、引誘、容留或媒介兒童為猥褻行為或性交。

(10)供應兒童刀械、槍炮、彈藥或其他危險物品。

(11)利用兒童拍攝或錄製暴力、猥褻、色情或其他有害兒童身心發展之出版品、圖畫等物品。

(12)違反媒體分級辦法,對兒童及少年提供或播送有害其身心發展之出版品、圖畫等物品。

(13)帶領或誘使兒童進入有礙其身心健康之場所。

(14)其他對兒童或利用兒童犯罪或為不正當之行為。

三、禁止孕婦或任何人為有害胎兒發育之行為。(第31條)

四、建立出版品、電腦軟體、電腦網路分級制度。(第27條)

五、專業人員責任通報

醫事人員、社會工作人員、教育人員、保育人員、警察、司法人員及其他執行兒童福利業務人員,知悉兒童有下列情形之一者,應立即向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通報,至遲不得超過二十四小時:

(一)施用毒品、非法施用管制藥品或其他有害身心健康之物質。

(二)充當第二十八條第一項場所之侍應。

(三)遭受第三十條各款之行為。

(四)有第三十六條第一項各款之行為。

(五)遭受其他傷害之情形。(第34條第1項)

六、協助或輔導安置兒童

兒童有下列情事之一,地方主管機關得依申請或經其同意,協調適當之機構協助、輔導或安置之:

(一)違反第二十六條第一項、第二十八條第一項規定或從事第二十九條第一項禁止從事之工作,經其父母、監護人或其他實際照顧兒童之人盡力禁止而無效果。

(二)有品行不端、暴力等偏差行為,情形嚴重,經其父母、監護人或其他實際照顧兒童之人盡力矯正而無效果。(第33條第1項)

七、緊急保護及安置有立即危險或危險之虞之兒童

兒童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非立即給予保護、安置或為其他處置,其生命、身體或自由有立即之危險或有危險之虞者,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應予緊急保護、安置或為其他必要之處置:

(一)兒童未受適當之養育或照顧。

(二)兒童有立即接受診治之必要,而未就醫者。

(三)兒童遭遺棄、身心虐待、買賣、質押、被強迫或引誘從事不正當之行為或工作者。

(四)兒童遭受其他迫害,非立即安置難以有效保護者。(第36條第1項)

如依上述規定緊急安置時,安置期間不得超過七十二小時,非七十二小時以上之安置不足以保護兒童者,得聲請法院裁定繼續安置。繼續安置以三個月為限;必要時,得聲請法院裁定延長之。(第37條第2項)

八、安置或輔助家庭變故之兒童。(第41條第2項)

九、安置案件之追蹤輔導及提供必要之福利服務。(第45條)

十、訂定兒童家庭處遇計畫

兒童有第三十條或第三十六條第一項各款情事,或屬目睹家庭暴力之兒童及少年,經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列為保護個案者,該主管機關應提出兒童家庭處遇計畫。前項處遇計畫得包括家庭功能評估、兒童安全與安置評估、親職教育、心理輔導、精神治療、戒癮治療或其他與維護兒童或其他家庭正常功能有關之扶助及福利服務方案。(第43條)

十一、保密兒童之姓名及身分資訊

兒童或其家庭之個案資料應予以保密。(第44條)

宣傳品、出版品、廣播電視、電腦網路或其他媒體不得報導或記載遭受第三十條或第三十六條第一項各款行為兒童之姓名或其他足以識別身分之資訊。行政機關及司法機關所製作必須公開之文書,或任何人均不得揭露足以識別前項兒童身分之資訊。(第46條)

十二、宣告停止親權或監護權

兒童或其最近尊親屬、主管機關、兒童福利機構或其他利害關係人,對於未能善盡保護教養職責之父母或監護人得聲請法院宣告停止其親權或監護權之全部或一部,或另行選定或改定監護人;對於養父母,並得聲請法院宣告終止其收養關係。(第48條第1項)

十三、兒童財產保護

有事實足以認定兒童之財產權益有遭受侵害之虞者,主管機關得請求法院就兒童財產之管理、使用、收益或處分,指定或改定社政主管機關或其他適當之人任監護人或指定監護之方法,並得指定或改定受託人管理財產之全部或一部。(第49條第1項)

 

伍、檢視與前瞻

如上述,我國憲法中對於兒童保護政策之相關主張包括保護兒童之勞動權、生存權、基本權及醫療權。民國93年的社會福利政策綱領則進一步論及支持家庭、保護兒童之理念與作法。此種以家庭為基礎(family-based)或以家庭為核心(family-focused)之兒童福利理念切合目前兒童保護之政策取向(Downs et al, 2000Harding, 1997Pecora et al, 1992)。至於「兒童及少年福利法」在兒童保護的實踐上包括擴大保護範圍,如擴大安置保護對象、擴大禁止行為、延長安置期間、強調家庭處遇及增加親職教育時數、保護兒童之隱私權以及加重父母未盡照顧責任之罰責等(賴月蜜,2003),凸顯我國對兒童保護政策理念進一步之落實及權益之維護。未來在家庭支持與協助、兒童權利之尊重與保障、以及專業服務網絡之整合仍待加強。

在支持家庭方面,兒童保護工作是一個以兒童福祉為中心,家庭場域為焦點,重視文化敏感度之全方位服務。未來在推動兒童福利政策時,以家庭為基礎或以家庭為核心之兒童福利實務工作仍是主要的政策取向,畢竟兒童仍是成長於家庭的環境中仍是符合其最大利益。基於此,政策取向仍是必須以支持家庭之服務方案為主體,尤其是弱勢家庭,更需公私部門持續性資源的投入以助其營造一個適合兒童成長發展之環境,如果必要之支持仍無法避免兒童遭受不適當待遇,則政策上仍必須採取家外安置做法,惟仍以家庭寄養服務為最優先考量,或朝向長遠規劃如收養等方向努力。

正因為兒童以成長於家庭環境為最適當之處置,故在兒童保護體系中,特別強調主管機關應針對列為保護個案者提出家庭處遇計畫。同時將親職教育輔導時數擴大為850小時,不接受親職教育之罰鍰並提高至3千元以上15千元以下。經再通知仍不接受者,得按次連續處罰,至其參加為止。然而有關家庭處遇計畫之內涵及執行策略仍存在疑義,各縣市現有專業人力[1]及資源[2]差異甚大,使得家庭處遇計畫之執行仍與理想有相當落差,至於親職教育之實施不易,且成效仍有待評估。在政策面強調以家庭為處遇重點之時,相關服務的輸送與評核機制仍有待建立。

 

在兒童權利部份的尊重與保障方面,「兒童及少年福利法」第14條強調滿七歲之兒童及少年被收養時,兒童及少年之意願應受尊重。此亦可看到兒童之表意權逐漸受到重視,惟兒童觀點、選擇權與決定權等之尊重與立法保障仍是未來我們急待檢討克服的。尤其是在兒童保護家外安置過程中,攸關兒童之安置抉擇、轉換安置及返家抉擇的過程中,兒童的表意權與選擇權是較少被顧及的。另外,在台灣,有關「孩子不打不成器」等管教迷思的確常常阻礙了一般人正確看待兒童受虐的議題,更不要說提供積極性的協助。1989年聯合國通過「兒童權利公約」,要求各簽約國共同遵守,不啻為國際社會保障兒童權益立下一共通基準。為與國際社會接軌,順應兒童照顧與權益保障之思維,賦予兒童表意權,尊重兒童之觀點、感覺、期望、選擇與自由,同時,宣導並落實兒童保護的觀念與作法,仍是未來我們應努力的方向。

 

在專業服務網絡之整合方面,兒童保護工作為一跨專業、跨機構的專業服務,根據「兒童及少年福利法」的規劃,相關的服務網絡包括社政單位、教育單位、警政單位、衛生醫療單位、民政單位及司法單位等,雖然目前網絡建置完整,然而實務運作面仍存在專業間的差異性以及溝通互動上的障礙,不同專業間對於兒童保護觀念的共識與認知仍有差異,專業或機構本位仍時有所聞,未來在政策與法規部分,仍應朝向整合式的兒童保護網絡之理念與作法努力。同時,如何結合各個相關專業領域投入兒童保護實務,避免兒童保護化約為社政專責工作仍有待突破。

 

[1] 彭淑華(2005a)指出,第一線救援工作壓力大、人力普遍不足,而民間機構由於用人成本的考量,也常常未能聘僱足額社工員,也因此,基層社工人力常在工作耗竭之下轉換跑道,兒保或家暴系統常常淪為社工新兵訓練營,經驗與知識難以累積,影響所及,有關家庭處遇計畫之執行、家庭重整及結束安置兒童之追蹤輔導等工作未能真正落實。

[2] 彭淑華(2005b)指出,由於家外安置數量的有限,社工員常面臨「寧濫毋缺」的抉擇困境,而在照顧品質上,又常面臨「寧缺毋濫」的壓力,甚至因經常轉換安置環境或遊盪(drift)於不同寄養照顧系統中而使其問題加劇(余漢儀,1996Berliner & Fine, 2001),喪失兒童保護安置之美意。

 

註:本文引自中華救助總會及靜宜大學青少年兒童福利學系於95/10/26主辦「兒童虐
   待與保護」研討會
,彭淑華教授發表之文章

相關法規

中華民國刑法(摘錄)

兒童及少年福利法

兒童及少年福利法施行細則

兒童及少年保護通報及處理方法

家庭暴力與兒童少年保護事件通報表

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

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施行細則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94)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施行細則

兒童及少年福利機構設置標準

 

相關機構

一、政府機構

機構名稱

機構地址

機構電話

內政部兒童局

408台中市南屯區黎明路二段5037

04-2250-2850

內政部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員會

100台北市徐州路5

02-23583022

台北市政府社會局

台北市信義區110市府路一號

02-2722-1839

高雄市政府社會局

802高雄市苓雅區四維三路二號

07-337-3370

台中市政府社會局

 

 

台北縣政府社會局

板橋市中山路一段161號廿五樓

02-296034563609~3766

台北縣政府社會局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中心

臺北縣板橋市中正路103

02-89653359

宜蘭縣政府社會局

宜蘭市同慶街95

03-9328822

桃園縣政府社會局

桃園市縣府路19

03-3322209

新竹縣政府社會局

302新竹縣竹北市光明六路10

03-551905803-5518101330

苗栗縣政府社會局

苗栗市縣府路100

037-364190

037-365667

台中縣政府社會局

台中縣

豐原市圓環北路一段3551

04-25293453

彰化縣政府社會局

第二行政大樓 彰化市中興路100

04-7264150

南投縣政府社會局

540南投市中興路660

049-2243-992

雲林縣政府社會局

640雲林縣斗六市雲林路二段515

05-5322154

嘉義縣政府社會局

嘉義縣太保市祥和新村祥和一路一號

05-3620900228

台南縣政府社會局

台南縣新營市府西路 36

06-6370074

高雄縣政府社會局

鳳山市光復路二段120

07-7466900

屏東縣政府社會局

屏東市自由路527號

08-7320415轉368

台東縣政府社會局

台東市中山路276號

089-320172

花蓮縣政府社會局

花蓮市府前路17號

03-8228995

澎湖縣政府社會局

澎湖縣馬公市治平路32號

06-9274400

金門縣政府社會局

金門縣金城鎮民生路60號

082-325551

 

、民間機構

機構名稱

機構地址

機構電話

財團法人台灣兒童暨家庭扶助基金會

403 台中市民權路23412

04-22061234

兒童福利聯盟文教基金會

105台北市松山區民生東路五段137巷2號5樓之1

02-27486006

財團法人勵馨社會福利事業基金會(蒲公英治療中心)

台北市羅斯福路二段75號8樓

02-6632-9595 

天主教善牧基金會

 

(02)2381-5402

財團法人台灣世界展望會

104 台北市中山北路三段30號5樓

(02)2585-6300

 

參考網站

        Prevent Child Abuse America

       National Family Presevation Network

       Child Welfare Information Gateway

 

參考文獻

一、中文部分

內政部兒童局(2005)。兒童權利公約文字版http: //www.cbi.gov.tw/text_version.

中華兒童暨家庭扶助基金會編印(1999)。兒童少年保護工作手冊。內政部補助。

江玉龍(1995)。探討美國1993年的家庭保存暨家庭支持法案。中華兒童福利基金會,二十一世紀兒童福利政策(頁79-117)。中華兒童福利基金會出版。

社會工作人員專業協會(2005)。兒童及少年保護工作指南。內政部兒童局指導補助。

余漢儀(1996)。兒童虐待現象檢視與問題反思。台北:巨流圖書公司。

周月清(2001)。家庭社會工作--理論與方法。台北:五南。

周震歐主編(1995)。兒童福利。台北:巨流。

香港社會福利署(2001)。處理虐待兒童個案程序指引。香港社會福利署。

彭淑華(1995)。我國兒童福利法政策取向之評析。社區發展季刊72,頁25-40

彭淑華(2003a)。家庭維繫。家庭服務方案實施模式研討會會議手冊。內政部兒童局主辦,財團法人幸福福利文教基金會承辦。

彭淑華(2003b)。受虐與家暴目睹兒童及少年家庭處遇。「兒童及少年保護服務的新挑戰研討會兒童及少年福利法的實施」。內政部兒童局主辦(2003/10/24,彰化鹿港)

彭淑華(2004a)。兒童福利的意涵與歷史發展。於彭淑華等著,兒童福利:理論與實務(頁3-20)。台北:偉華書局。

彭淑華(2004b)。兒童福利政策脈絡。於彭淑華等著,兒童福利:理論與實務(頁57-72)。台北:偉華書局。

彭淑華(2005a)。兒童人身安全政策及受虐兒童之救援保護機制。「檢視我國婦幼受暴之救援保護機制」學術研討會,中國人權協會主辦。

彭淑華(2005b)。「寧缺毋濫」?「寧濫毋缺」?--兒童少年保護工作人員安置機構抉擇困境之研究。發表於9463日「兒童少年之社會工作危機問題與處遇」學術研討會,實踐大學主辦。

彭淑華(2005c)。以家庭處遇為基礎的兒童保護工作之檢視。兒童及少年福利期刊第九期31-56頁。

張緡鏐(2004)。家庭處遇服務的模式與內涵。發表於931222日「家庭處遇方案實務研討會」。內政部兒童局主辦。

 

二、英文部分

 

Australian Institute of Health and Welfare (2006).  Child protection: Australia 2004 05.  Canberra, Australia: Australian Institute of Health and Welfare

Bagdasaryan, S. (2005).  Evaluating family preservation services: Reframing the question of effectiveness.  Children and Youth Services Review, 27:  615-635.

Berliner, L., & Fine, D. (2001).  Children in long-term foster care in Washington: Preliminary findings.  Olympia, WA: Washington State Institute for Public Policy.

Britner, P. A., & Mossler, D. G. (2002).  Professionals’ decision-making about out-of-home placements following instances of child abuse.  Child Abuse & Neglect, 26: 317-332.

Campbell, L. (2002).  Interagency practice in intensive family preservation services.  Children and Youth Services Review, 24(9/10): 710-718.

Chaffin, M., Bonner, B. L., & Hill, R. F. (2001).  Family preservation and family support programs: Child maltreatment outcomes across client risk levels and program types.  Child Abuse & Neglect, 25: 1269-1289.

Cordero, A. E. (2004).  When family reunification works: Data-mining foster care records.  Families in Society, 85(4): 571-580.

Dagenais, C., Begin, J., Bouchard, C., & Fortin, D. (2004).  Impact of intensive family support programs: A synthesis of evaluation studies.  Children and Youth Services Review, 26: 249-263.

Davis, I. P., Landsverk, J., Newton, R., & Ganger, W. (1996). Parenting visiting and foster care reunification.  Children and Youth Services Review, 18(4/5): 363-382.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2002).  Evaluation of family preservation and reunification programs: Final report. http://aspe.ffs.gov/hsp/evalfampres94/final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2003).  The Keeping Children and Families Safe Act of 2003 http://www.acf.hhs.gov/programs/cb/laws/index.htm

DiNitto, D.M. (2000).  Social welfare: Politics and public policy. Englewood Cliffs, NJ: Prentice Hall.

Downs, S. W., Moore, E., Mcfadden, E. J., & Costin, L. B. (2000).  Child welfare and family services: Policy and practice.   Boston: Allyn and Bacon.

Dowson, K., & Berry, M. (2002).  Engaging families in child welfare services: An evidence-based approach to best practice.  Child Welfare, 81(2):293-317.

Goldman, J., Salus, M. K., Wolcott, D., & Kennedy, K. Y.  (2003).  A coordinated response to child abuse and neglect: The foundation for practice.  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Family Resource Center (2003).   Family reunification services. http://frcmo.org/familyreunification.htm

Fraser, M.W., Pecora, P. J., & Haapala, D. A. (1991).  Families in crisis: The impact of intensive family preservation services.  New York: Aldine De Gruyter.

Goldman, J., Salus, M.K, Wolcott, D., & Kennedy, K.Y. (2003).  A coordinated response to child abuse and neglect: The foundation for practice.  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Harding, L. F. (1997).  Perspectives in child care policy.  London: Longman.

Hayward, K., & Cameron, G. (2002).  Focusing intensive family preservation services: Patterns and consequences.  Child and Youth Care Forum, 31(5): 341-356.

Juby, C., & Rycraft, J. R. (2004).  Family preservation strategies for families in poverty.  Families in Society, 85(4): 581-587.

Kinney, J., Haapala, D., & Booth, C. (1991).  Keeping families together: The homebuilders model.  New York: Aldine De Gruyter.

Kirk, R.S., & Griffith, D. P. (2004).  Intensive family preservation services: Demonstrating placement prevention using event history analysis.  Social Work Research, 28(1): 5-16.

Leathers, S. J. (2002).  Parental visiting and family reunification: Could inclusive practice make a difference?  Child Welfare, 81(4):  595-616.

Lewandowski, C. A., & Pierce, L. (2004).  Does family-centered out-of-home care work? Comparison of a family-centered approach and traditional care.  Social Work Research, 28(3): 143-151.

Lewis, R. E. (2005).  The effectiveness of families first services: An experimental study.  Children and Youth Services Review, 27: 499-509.

Lindsey, D., Martin, S., & Doh, J. (2002).  The failure of intensive casework services to reduce foster care placements: An examination of family preservation studies.  Children and Youth Services Review, 24(9/10): 743-775.

Littell, J. H., & Schuerman, J. R. (1995).  A synthesis of research on family preservation and family reunification programs http://aspe.hhs.gov/hsp/cyp/fplitrev.htm

Littell, J. H., & Schuerman, J. R. (2002).  What works best for whom? A closer look at intensive family preservation services.  Children and Youth Services Review, 24(9/10): 673-699.

Maluccio, A. N. (1998).  Assessing child welfare outcomes: The American perspective.  Children and Society, 12: 161-168.

McWey, L. M., & Mullis, A. K. (2004).  Improving the lives of children in foster care: The impact of supervised visitation.  Family Relations, 53(3): 293-300.

Office for Children (1994).  Protecting children: Practice manual -Volume 1: Standards and procedures for protective workers.  Victoria: Department of Human Services.(目前重新修訂中)

Pecora, P. J., Whittaker, J. K., & Maluccio, A. N. (1992).  The child welfare challenge: Policy, practice, and research. New York: Aldine De Gruyter.

Ryan, J. P., & Schuerman, J. R. (2004).  Matching family problems with specific family preservation services: A study of service effectiveness.  Children and Youth Services Review, 26:347-372.

Sandau-Beckler, P., Salcido, R., Beckler, M. J., Mannes, M., & Beck, M. (2002).  Infusing family-centered values into child protection practice.  Children and Youth Services Review, 24(9/10): 719-741.

Staudt, M., & Drake, B. (2002).  Intensive family preservation services: Where’s the crisis?  Children and Youth Services Review, 24(9/10): 777-795.

Ten Brink, L. T., Veerman, J. W., De Kemp, R. A. T., & Berger, M. A. (2004).  Implemented as intended? Recording family worker activities in a Families First Program.  Child Welfare, 83(3): 197-214.

Westat, Inc.,James Bell Associates, Inc., & The Chapin Hall Center for Children at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1995).  A review of family preservation and family reunification programs.   http://aspe.os.dhhs.gov/hsp/cyp/fpprogs.htm